「股票002592」顺周期在向上游扩散 行情的变化存在两个方向

「股票002592」顺周期在向上游扩散 行情的变化存在两个方向

作者:股票002592 |  时间:2020-12-10 |  浏览:7 |  0 条评论

「股票002592」顺周期在向上游扩散 行情的变化存在两个方向

12月召开中央经济工作会议,宏观政策面临转折。目前,市场可能低估了金融收紧政策和加强监管的力度

本报记者廖宗奎/文

自去年11月以来,在顺周期的板块,因素的推动下,市场一直沿着相对强劲的轨道运行,沪深300指数创出新高,而上证指数股市正逼近8月初的高点3451点。

一方面,美国大选尘埃落定,国际新冠肺炎疫苗研发取得积极进展,大大消除了外部环境的不确定性,市场风险偏好明显增强。离岸人民币汇率已升至6.55左右;另一方面,中国经济继续保持相对强劲的复苏势头,利润面的提升成为市场解读的主线。

2021年,高增长与低通胀相结合成为市场共识,目前的市场估值对此也有一定的反应。但市场低估了收紧政策和加强监管的力度,反应不够。12月将召开中央经济工作会议,制定2021年的经济和宏观政策,这很可能成为干扰短期市场的重要变量。

顺周期性的扩散是在上游

自9月份以来,市场一直处于震荡,和逆周期板块(食品、医药和一些科技子行业)的狭窄范围内,这些行业此前曾大幅增长,但现在已有所调整,而结构性市场主要由顺周期板块主导

在顺周期的繁荣中,市场的变化有两个方向:

第一个变化是顺周期市场最初集中在中下游,如汽车、家电、机械设备等。而且最近它逐渐蔓延到钢铁、有色金属和化学工业的上游板块。

这个扩散逻辑不难理解。下游需求回升,必然导致上游对原材料需求增加,刺激上游价格。量价上游企业面临利润改善的局面,自11月以来,布伦特原油价格已从35美元上涨至45美元左右;螺纹钢价格(全国HRB400 20mm)从9月底的3750元涨到4175元;国际铜价也接近2018年6月的高位。

然而,此次疫情后的经济复苏与2016年和2017年-的经济上行周期不同。目前上游产能没有出现剧烈削减,对上游价格的刺激作用会弱于前一个周期。

第二个变化是板块有趋势,逐渐蔓延到二三线目标。领袖在板块的表现永远是最好的,股价往往是先知先觉的,资金在板块的扩散一般基于几个考虑:

首先,在板块,领先目标的利润改善通常是最快的,而且这种改善也很强,因此它将是第一个获得资金追逐并领先上升的目标。当板块利润提升的逻辑变得更加清晰,资本自然会向行业内其他目标扩散。

二是前期大涨的领先标的估值涨幅过快。与板块,的二级和三级目标相比,成本效益开始减弱,资金自然转向其他目标,形成了板块的补涨

这两种扩散都是资金转移到次优的地方,也可能意味着一波物价上涨暂时告一段落。此时,投资者应该更加警惕。在一个以股票基金为主的市场中,子弹分散的越多,分配给每个目标的资金就越少,这不是解读整个市场的好事。

市场低估了政策收紧

总的来说,宏观政策的收紧有两个重要的维度:货币政策的收紧和金融监管的加强。货币政策的收紧主要是从中央银行调整的,而金融监管的加强是从货币政策的传导方面调整的。

在收紧货币政策之前,央行通常会经历一个漫长的观察周期

2016年12月,中央经济工作会议发布了明显的紧缩信号,明确表示货币政策要“调整货币闸门”,“宏观调控货币”,明显比2015年的基调更紧。“要把防控金融风险放在更加重要的位置,下决心应对多个风险点,着力防控资产泡沫。”基调也更侧重于风险防范。

当时市场对决策层首次发布的明确收紧信号反应敏感,上证指数从2016年11月底开始调整约250点,调整时间约1.5个月。

然后,2017年1月底,央行上调了MLF利率,2月份又上调了逆回购利率,标志着当时的货币政策完全进入紧缩阶段。

随着货币政策的收紧,自2017年4月以来,金融的监管明显加强。2017年4月25日,中央政治局集体学习“维护金融",国家安全,把维护金融安全作为治国的大事。提出六大任务:深化金融,改革,加强对金融,的监管,采取措施应对风险点,为实体经济发展创造良好的金融环境,提高金融,领导干部的工作能力,加强党对金融的领导。2017年4月以来,银监会发布了一系列规范性文件,对“三套利,三违、四不当、十乱”进行整改,掀起监管风暴。

市场对金融监管反应很快,上证指数从2017年4月初开始快速调整近370点,调整时间约为一个月。

在当前的经济周期中,央行在4月中旬最后一次降息。此后,主要政策利率保持稳定,标志着货币政策进入了一个观察期,持续了近七个月。

目前的宏观和市场环境与2016年底有很多相似之处。中央经济工作会议将于12月召开,这可能会释放政策收紧的信号。目前,市场对政策收紧的预期和反应还不够。

随着经济的逐渐复苏,在疫情期间

较为宽松的政策会有所收敛,这是很正常的政策节奏变化。在11月6日召开的金融机构合理让利落实进展有关情况国务院政策例行吹风会上,央行副行长刘国强提到,“特殊时期的政策不能长期化”,政策“退出是迟早的,也是必须的”。

  但对于政策退出的节奏,市场普遍认为会比较温和,并不会出现上调价格型政策工具。市场还预计,2021年会是紧信用之年,社融增速都会明显回落。

  市场的这种预期具有理想主义色彩。从以往的经济和政策周期看,信用收紧与政策收紧往往是同步的。因为信用的扩张和收缩具有自循环的特点,一旦扩张的步伐开启会不断的加强,除非政策上踩了刹车。2017年一季度,央行上调了MLF利率和逆回购利率,而社融增速也于同期见顶。

  如果2021年信用收缩是不可避免的,那么市场显然低估了未来货币政策收紧的力度。如果12月份中央经济工作会议释放一些偏紧的信号,比如提及“管好货币总闸门”,更加侧重防风险等,市场估计会出现明显的调整。

  此外,近期信用债违约事件不断爆发,可能会引发决策层加强金融监管。11月21日召开的金融委第四十三次会议就强调,要“健全风险预防、发现、预警、处置机制,加强风险隐患摸底排查,保持流动性合理充裕,牢牢守住不发生系统性风险的底线”。

   

更多股票配资知识关注股票配资平台 http://www.nczxzx.com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