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科学城股票」天齐锂业:引入战投解困债务危机 消息传出股价应声涨停

「科学城股票」天齐锂业:引入战投解困债务危机 消息传出股价应声涨停

作者:科学城股票 |  时间:2020-12-10 |  浏览:19 |  0 条评论

「科学城股票」天齐锂业:引入战投解困债务危机 消息传出股价应声涨停

作者:罗思成

踩着悬崖边,天奇锂业(报价:002466,诊断股份)似乎终于在债务“怒喝”前拔了引信。

12月7日晚,宣布引入战略投资者缓解财务问题。12月8日晚,天骐锂业发布了引进战争投资的详细方案。《关于公司全资子公司增资扩股暨引入战略投资者的公告》年,天骐宣布引进澳大利亚上市公司IGO有限公司(以下简称“IGO”)作为战略投资者,通过其子公司天骐锂能澳大利亚有限公司(以下简称TLEA)增资扩股的方式,投入14亿美元资金,其中12亿美元用于偿还境内外银团贷款本息。12月9日开市前,天奇锂业发布了关于引进战争投资的进度公告,称已与IGO就相关事宜达成协议,并签署《投资协议》。

在这个消息的刺激下,开盘,天齐锂业股票,很快赶到涨停,并在盘中保持密封盘。涨停板午后开盘,收盘价最终涨幅5.92%。

解决债务危机的“生死时速”

天骐锂因收购智利SQM公司,2018年向境内外辛迪加借款35亿美元,其中23亿美元将于2020年11月29日到期。今年1月,天启锂业通过配股融资约4.16亿美元偿还债务,但剩余的18.84亿美元银团贷款在出现难以偿还,为此,4月、9月和11月,天启锂业三次发布重大风险事件进展风险预警或公告,股价也受到影响,下行压力很大。

作为行业龙头,天骐锂业的还贷问题在市场上有相当大的关注。虽然自始至终保持着公开透明的态度,但它向市场传达了债务的实际情况、支付出现的真实问题以及实时解决问题的相关努力,在一定程度上缓解了市场情绪。然而,天骐锂解决债务危机的乐观和悲观前景形成强烈对比,仍导致其股价大幅波动。随着偿还债务时间的临近,观望的紧张局势继续加剧。

2020年11月30日晚,也就是贷款实际到期后的第二天,天骐终于放出了《关于并购贷款展期的进展情况公告》,表明已经与债权人银团签订了《展期函》,并提前获得了一个月的M&A贷款展期,以协商后续签订《修改及重述的贷款协议》。但天骐锂仍需在12月10日前筹集资金偿还未付利息。

至此,天奇锂业面前只剩下一条路了。在最后期限到来之前,必须完成外部融资的收购,获得足够的偿付能力,度过目前的难关。事实上,银团透露愿意进行后续延期谈判的信息,已经让市场兴奋了好几天,看到了天启锂业的实力,这在一定程度上表明了银团对天启锂业正在进行的结算工作的信心。从其之前的公告和管理层披露的信息可以看出,引入战略投资者是天启锂业的主要方向。

最后,在12月10日到来之前,天奇锂业推出IGO 14 14亿美元战略投资的消息落地,为解决当前的债务偿还危机奠定了关键基础,其他环节也相应解决。12月8日晚在公布发生的《关于全资子公司申请并购贷款展期暨为全资子公司提供担保的公告》事件中,天骐表示已收到银团代理行2020年12月7日发出的《条款清单》。双方将于2020年12月28日前善意签署《修改及重述的贷款协议》,到期债务18.84亿美元延至2021年11月26日。在确保战略投资用于偿还不低于12亿美元的前提下,另一笔12亿美元贷款的到期日延长至2023年11月29日,在一定条件下可再次延长至2024年11月29日。

关键时刻“空降”的战略投入是否值得?

据天启锂业介绍,战略投资者公布, IGO是以增资扩股的形式引进的全资子公司。具体方案是,天骐将其全资子公司天骐澳洲有限公司(以下简称“TLA”)投资为另一家全资子公司天骐英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TUK”)。重组后,TUK改名为TLEA,以TLEA为主体。伊戈锂控股有限公司是伊戈的全资子公司,以现金出资14亿美元,认缴TLEA新增注册资本3.04亿美元。增资完成后,天骐锂仍持有TLEA 51%的股权,IGO持有49%。

TLA和TUK分别是天奇锂业在澳洲和英国的全资子公司。前者的核心资产是天奇锂业全资拥有的天奇锂业有限公司(以下简称“TLK”),TLK是澳洲一水氢氧化锂一期电池级项目的实施主体,通过融资实现年产2.4万吨。后者拥有温菲尔德公司51%的股权,该公司完全控制泰利森公司51%的股权。泰利森拥有33,354个锂辉石矿,是世界上储量最大、质量最好的矿山。技术级锂精矿产能约15万吨/年,化学级锂精矿产能约120万吨/年。

简单来说,天骐锂业将其在澳大利亚的优质锂辉石矿与在建的氢氧化锂项目打包,并利用这一整合资产打包其49%的股权,以换取14亿美元的战略投资应急。

客观来说,这个交易是天启锂业无奈的选择,但总体来说,在有限的选择下,这个交易实现了对公司利益的最大保全。根据市场信息,要达到这个交易条件是一个漫长而艰难的谈判过程。早在2019年,天骐就将在市场上出售泰利森的传言。天骐锂对这个传言既不肯定也不否定2020年初,天骐锂业

管理层透露出正在寻找战略投资者的消息,然而合作方、合作形式等信息却一概没有流传到市场中。从这一过程,也能感觉到天齐锂业管理层在严峻的形势下,尽可能达成优惠条件、维护公司利益的努力。

  首先,最主要的是,天齐锂业获得了最重要的偿债现金流。实际上,从其与银团达成的协议来看,这笔资金甚至不用立即拿来还款,在确定了天齐锂业的偿付能力后,贷款也被展期至了1年后。

  其次,IGO投入的资金,偿债剩余也将作为TLK运作澳大利亚氢氧化锂项目的资金,推动该项目向投产迈进。天齐锂业的澳大利亚第一期年产2.4万吨电池级单水氢氧化锂项目,此前曾出现建设成本大幅高于预算且未按预期完工等情况,目前也处于暂缓建设状态。作为澳大利亚本地矿业上市公司,IGO入股TLK,也被寄期望于能够提升对海外资产的管控能力,降低海外项目的运营风险,助力海外业务发展壮大。

  再次,从交易价格看,2013年末天齐锂业通过定增,收购文菲尔德51%的权益,交易对价在30亿元人民币左右。而其对澳大利亚氢氧化锂项目的投入总计,约在36亿元人民币左右。最终在与IGO的交易中,以这两项资产为核心的资产包定价在28.57亿美元左右,按当前美元汇价计算,已经接近190亿元人民币。

  当然,交易的得失并不是这么简单以定价金额计算的。不谈这些年来的投入运营,以及市场变化等,这两项资产都属于天齐锂业的核心资产,关系着其全球锂业龙头地位与未来发展前景。相信不是出于无奈,天齐锂业并不会选择将它们拿出来进行融资。

  但另外要看到的是,在这场交易中,天齐锂业仍然保住了对泰利森的控股权,也就是保住了对格林布什锂辉石矿这一全球生产运营成本最低的锂精矿之一的控制权。更重要的是,在与IGO的交易协议中,明确了泰利森优先满足TLK的需求,剩余量满足天齐锂业国内工厂和代加工需求,投资者不享有锂精矿优先购买权。在锂产品销售方面,天齐锂业也继续保留锂产品在国内、国外市场统一销售权利。

  对于致力于维系其在全球锂产业链地位的天齐锂业来说,这一点尤其重要。其实,2012年天齐集团启动对泰利森的收购,本身就属于紧急启动的拦截式收购,以阻止全球锂资源供应在原有的产业链巨头手中形成垄断。

  无论是收购泰利森,还是后来收购SQM,实际上都可以说是天齐锂业向全球锂产业链固有格局与传统巨头地位发起的挑战。然而,在新能源产业链剧变带动下近两年锂原材料价格持续的大幅下跌,却令其资本运作行为收到了严重的影响。

  渡过眼前危机后,天齐锂业还需一段不短的时间去进行内部调整,以及静待行业变局。这条全球锂业巨头的蜕变之路,天齐锂业仍将负重前行。

更多股票配资知识关注股票配资平台 http://www.nczxzx.com

相关推荐
更多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