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00549」上海证券交易所发展研究中心原副主任徐士敏:上交所早期三件事凸显改革智慧

「300549」上海证券交易所发展研究中心原副主任徐士敏:上交所早期三件事凸显改革智慧

作者:股票开户 |  时间:2020-12-12 |  浏览:8 |  0 条评论

「300549」上海证券交易所发展研究中心原副主任徐士敏:上交所早期三件事凸显改革智慧

1990年12月19日,上海证券交易所正式开业。在此之前,参与筹备的人,日以继夜的奋战了五个多月,见证了这段创业史,经历了风风雨雨。徐士敏是其中之一。

1990年7月初,徐士敏受中国人民银行上海市分行委派,参与上海证券交易所的筹备工作。此后,他先后担任上海证券交易所,清算部经理、计算机工程部经理、信息中心主任、结算部经理、上海证券中央登记结算公司副总经理、上海证券交易所发展研究中心副主任。1997年,他离开上海证券交易所,前往深圳参与成立联合证券有限公司.

近日,73岁的徐士敏接受《证券日报》记者采访,讲述了上证所早期的三个故事,交易所徐士敏说,建设资本市场不仅需要勇气,更需要战略和智慧,以及如何“边做边学,边做边学”。

命名策略与改革智慧

众所周知,上海证券交易所是上海证券交易所的英文译名,但是在准备之初,就讨论过是应该翻译成证券交易所还是证券交易所。

徐士敏告诉记者《证券日报》,当名称固定时,中文名称是“上海证券交易所",”,但英文翻译是“上海证券交易所”,这不符合国际惯例,因为纽约证券交易所被称为纽约证券交易所,伦敦证券交易所被称为伦敦证券交易所。

徐士敏回忆说,当时交易所公司章程中写的是证券,因为考虑到交易,有大量债券,股票只占其中一部分,所以决定使用证券。上海证券交易所成立时,在交易,上市的股票只有8家,即“老八股”;其他31个交易品种都是各种债券。

然而,1997年12月,上海证券交易所有限公司迁至浦东陆家嘴金融贸易区上海证券交易所大楼,并更名为上海证券交易所。

“当时很多人没有注意到,但我觉得这是一种策略。”徐士敏说,如果当时提到股票交易,那就更难决定了,但称之为交易所证券会好得多

同样,对于中国股市早期的股权分置设计,徐士敏也认为这是一个明智的安排。很多年轻人知道2005年的股权分置改革,但是对当初的改革环境不是很了解。“很多人说,如果我早知道以后要进行股权分置改革,为什么不一步到位做全流通呢?在我看来,如果一开始就进行全流通,首先很难得到各方面的认可,可能会带来一些负面影响。特别是当时股市姓氏之争,上市公司国有控股性质不能动摇。”徐士敏说,基于当时的客观背景,设计了非流通股(国有股和法人股)和流通股(公众股)的分割安排。

“这种考虑也是智慧的一个亮点。”徐士敏说。

“上海证券营业部”打“擦边球”

根据上海证券交易所2020年10月的月度统计报告,上海证券交易所有121个会员单位和11721个业务部门。

众所周知,上海证券交易所第一批会员只有25家,上海的会员都是以公司的名义做生意,而外国公司只能以“XX公司上海证券营业部”的名义从事经营活动。

为什么经营同样的业务只能用营业部的品牌?原来根据当时金融的机构管理办法,金融各地的机构不能在上海设立证券网点。然而,上海目前只有、海通、金融四家证券公司,加上中国银行、中国建设银行、中国农业银行等五家证券信托公司

“当时还是有一些异地经纪人。如果排除在外,对市场影响很大;如果允许他们进来,显然违反了当时股票的人民币发行和流通规则。”徐士敏说:“我该怎么办?我们打了一个‘擦边球’,动员外国券商在上海设立证券营业部。”

最后,在当时中国人民银行上海分行领导的协调下,——家外资公司以“上海证券营业部”的名义经营证券业务。

据了解,当时几乎所有的“上海证券营业部”都集中在上海证券交易所所在的浦江宾馆,后来搬到各地开设证券营业部。

“我觉得这也是一种智慧。”徐士敏表示,这不会违反规定,还会促进市场发展。

在配股付款结算中急中生智

当谈到配股清算所27年前遇到的技术问题时,徐士敏仍然很兴奋,就像谈到昨天发生的事情一样。

为了方便投资者,提高清算效率,经与沈阳金杯和承销上信证券公司讨论,决定从1993年2月1日起,充分利用交易市场和交易清算系统覆盖全国的营业网点。组织实施“沈阳金杯”股票,利用交易清算系统为配股进行认购和支付

对于投资者来说,这种操作方法被视为柜台委托购买股票,经纪人在柜台接受后将申报并出售“认购权证”(实质上是购买股票。收盘后,配股支付将自动纳入清算系统,与交易其他证券的清算资金同步划转,最终承销商户的买方席位将被集中分配,在确定的支付周期后,相应的股份将被积极增加,从而完成配股的认购和支付工作

但我没想到的是,当资本结算在第一天晚上运行时,出现出现了一个大问题。“那天晚上九点半,机房值班人员告诉我,数据混乱,无法平衡。”徐士敏回忆道。

因为根据净结算原则,买

证券,价款总是应付的,证券总是应收的;卖出证券,价款总是应收的,证券总是应付的。然而,配股缴款业务恰恰相反,卖出“认购权证”却要付款。

  “说实在的,当时很难去找谁商讨这一新问题,时间上也不允许。”徐士敏说。

  面对错乱的数据,徐士敏在办公室转了近半个小时,突然来了灵感:数学上不是有个“负负得正”的原理吗?若将配股缴款的“70XXXX”代码的“认购权证”账户的股份及资金清算,买卖双方价款均为负数,这样一来,不就解决了清算交割表上资金流向相反的矛盾吗?

  “幸好这套计算系统是我亲自设计的,能反应过来。所以,那天晚上我特别高兴,这么重大的一件事情,就这么简单地解决了。”徐士敏说,这让自己真正体会到什么叫“摸着石头过河”,什么叫“干中学、学中干”。

更多股票配资知识关注股票配资平台 http://www.nczxzx.com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