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股票市场指数」操盘庄家被控制 一场与国资“闪婚闪离”的闹剧

「股票市场指数」操盘庄家被控制 一场与国资“闪婚闪离”的闹剧

作者:股票市场指数 |  时间:2020-12-15 |  浏览:8 |  0 条评论

「股票市场指数」操盘庄家被控制 一场与国资“闪婚闪离”的闹剧

连续10个交易日,市值蒸发245亿元,牛,最差股票任栋控股(报价002647)继续下行。

任栋控股为什么会倒闭?各方投资者是什么心态?公司基本面有风险吗?控股股东?现状如何带着这些疑问,证券时报e公司记者实地走访了任栋控股的办公室,采访了投资人、券商、机构及相关知情人,梳理了该公司在股东,的运营及控股投资情况,发现任栋控股确实是操盘,庄家的一只股票目前庄家已被司法部门控制;公司经营风险已经出现,但股东控股仍处于浮动盈利状态,质押风险可控。

庄家一直处于司法控制之下

近日,证券时报E公司记者从一位接近监管部门的知情人士处获悉,任栋控股的确是操盘,庄家,的一只股票,庄家已被司法部门控制。“庄家控制了大量个人账户融资和场外配资庄家被监管和司法部门控制后,融资盘被迫由券商按规定出售,导致股票开始下跌,配资潘文峰也大举抛售。任栋控股下跌后,成交量指数极低,抛售非常大,导致连续跌停引发踩踏事件。”知情人士表示。

事实上,关于任栋控股作为庄股的讨论一直在市场上激烈进行。光大银行市场分析师周(报601818)在接受《证券时报》e公司记者采访时表示,一般来说,会选择市值相对较小、与标的概念相关或相近、擅长做的股票,给投资者一种温和上涨和“缓慢”的错觉。今年以来,控股走出股市,涨幅接近三倍,呈现出低日涨幅和低但稳步攀升的特点。一路适度上涨,有明显的控制迹象,但个股走势与基本面表现不一致。"就个人而言,任栋控股是另一个偏离基本面投机并导致亏损的教训."

私募一家机构的一名人士告诉记者,普通股票的暴跌伴随着踩踏事件,杠杆率越高,恐慌和逃跑的心理就越强烈。根据以往的经验,当出现出现下滑迹象时,通常是场外的配资在出货,领涨,随后是场内的配资,他们对资本安全有着强烈的需求。在配资,面临巨大压力的情况下,散户将步出货后尘,形成恶性循环。“我们上周预测,本周将继续下跌,市场的恐慌需要时间来消化。”上述人士表示,“目前封单金额巨大,撬开停板需要大量资金,但随着监管的收紧,目前市场上用于“救场”的资金更加谨慎,仍无法预测何时开板。根据以往的经验,即使开板,后续的股价修复过程也是相当漫长的。”

各行各业的投资者都很担心

12月4日,任栋控股在停板,的第八个秋天,杨宁(化名)趁华信快线脱险,及时和止损以25.9元/股成交。“虽然输了很多,但我很庆幸自己跑了。以前听别人推荐。我只是关注的股票,当我看到形态还不错时,我就买了它。没多久我就直线下降了。现在真的后悔了。”

与杨宁形成鲜明对比的是,另一位投资者王明(化名)仍在奋力扑向停板。“心态已经崩溃,打破罐子,打破它。”王明告诉证券时报e公司记者,幸运的是,王明购买任栋控股的资金都是自己的资金,不涉及融资购买。

事实上,在这波下跌中,普通投资者早就参与进来了。华东某券商负责人告诉记者:“原来由我们管理的任栋控股,有18亿左右,其中相当一部分在良荣的账户里,部分账户已经到了平仓线。现在挂了卖不出去。我只能眨眨眼,我们很焦虑。”

数据显示,截至12月7日,任栋控股融资余额30.4亿元,占流通市值的23.3%。随着股价的大幅下跌,投资者购买融资的意愿正在消退。12月7日融资购买金额仅为19.58万元。证券时报e公司记者关注,了解到,8月初任栋控股的融资额不足20亿元,11月中旬迅速攀升至34亿元,期间股价在40-60元之间,这意味着10多亿元融资额的每股持有成本高于40元。

一位券商负责人告诉记者,在巨额抛售的情况下,券商不会成功,最终贷出的资金将遭受损失。需要注意的是,即使不能卖出,作为一个常规的风险控制动作,到达平仓线的股票,经纪人还是会每天倒在停板和挂单。随着股价继续下跌,平仓将面临更多融资,甚至耗尽头寸。

鉴于投资者磨损的后续处理,上述券商负责人告诉记者,当信用交易投资者的抵押物全部为平仓,时,仍不足以偿还欠证券公司的债务,证券公司将继续向投资者追偿,如果协商失败,最终将通过法律途径追偿。

如果投资者拒绝履行还款义务,可能会被列入券商投资交易黑名单;此外,一旦诉诸法律,相关执行信息将在法院做出裁决后反映在个人信用报告中,从而影响其他个人信用业务。

记者随后致电央行征信中心,客服人员也表示,虽然个人征信报告中没有显示两个金融账户的开户情况,但如果产生后续司法裁决或执行信息,征信报告将被纳入。

上市公司讳莫如深

鉴于股价持续跌停,证券时报E公司记者试图联系该公司进行采访,任栋控股秘书室相关负责人不愿意接受采访。他回答说,公司已经按照有关规定进行了公告,股价波动是市场行为,公司不知道原因。

为了进一步了解情况,12月7日下午,证券时报E公司记者走访了任栋控股所在的北京郑达中心。

北京郑达中心位于北京中央商务区的核心区域,毗邻被称为北京最高建筑的中国尊。任栋控股的办公地点是黄金地段。

任栋控股位于郑达中心北塔楼30层。从北塔厅正门进入,乘自动扶梯到达北塔办公区电梯室。记者在电梯外的指示牌上看到,在北塔工作的知名公司有郑达医药集团有限公司、北京首钢基金有限公司、钟石体育娱乐有限公司、任栋控股、北京盈科律师事务所、中国银行律师事务所等。

P>  不过,该大厦电梯间需要刷卡方可进入,且电梯间外有大厦物业人员负责访客登记。记者再次联系仁东控股相关负责人并希望当面采访,但对方依然委婉拒绝。

  记者从大厦保安方面获悉,该大厦于去年正式交付使用并试运行招商。“27层以上基本是独立楼层办公区,目前入驻率在70%左右,仁东控股在30层,办公面积大约有500平方米,他们上班的人员不少。”

  控股股东独善其身?

  证券时报·e公司记者注意到,即便仁东控股股价单边下跌,依然没有跌破控股股东北京仁东信息技术有限公司(下称“仁东信息”)的持仓成本,且目前仁东信息及一致行动人处于质押状态的股份也未触及警戒线。

  入局并逐步控制上市公司的3年间,仁东信息曾一路增持,却在今年公司股价上行期间发生了首次减持行为,累计套现超2亿元。

  不仅如此,今年以来,实控人霍东对外投资动作频繁,曾参与垃圾分类龙头小黄狗科技公司的重组项目,并筹划入主*ST华讯(港股00833)。

  作为庆华集团霍氏家族二代的代表人物及仁东集团掌门人,霍东的实力不可谓不雄厚。公开资料显示,霍东收购仁东控股的出资主要来自于个人及家庭积累。其母亲霍秀珍家族早年在宁夏、内蒙古等地长期从事能源开发等业务,其岳母张淑艳长期参与国内大中型房地产开发项目,控股某大型房地产开发公司,此外还投资了多家公司,同样具备一定的资金实力。

  2017年,霍东通过旗下正东致远(天津)实业有限公司受让李云端持有的仁东(天津)科技有限公司(下称“仁东科技”)100%股权,间接持有上市公司(时名“民盛金科”)5.27%股份,耗资5.05亿元。

  2018年初,霍东通过云驱科技(后更名为“仁东信息”)以13亿元受让张永东旗下阿拉山口市民众创新股权投资有限合伙企业10.77%股权,并获得景华及一致行动人13.82%表决权,成为仁东控股新任实际控制人。

  2019年,仁东信息解除与景华及一致行动人的表决权委托协议,并耗资7.85亿元受让和柚技术持有的上市公司10.97%股权。

  除定向受让股权外,仁东信息还在二级市场进行多次增持,据不完全测算,2018、2019年度,累计增持比例约3%,耗资约2亿元。

  增持的步伐在2020年戛然而止,伴随着国资入主的利好,仁东控股走出了一波牛股行情,仁东信息的减持接踵而至。

  据公开信息,今年5~9月,仁东信息通过二级市场累计卖出658万股,按照区间均价测算,累计减持金额超2亿元。

  综上,霍东对仁东控股的总持股成本大概在28亿元左右,扣除今年减持已套现的2亿元,持股成本约为26亿元。数据显示,霍东旗下公司的最新持股为1.6亿股,按照12月8日收盘价20.98元/股测算,市值为33.78亿元,相较成本价仍有约30%的浮盈。

  一般来说,股价单边下跌往往容易引发股权质押风险,不过对于霍东而言,这些尚在可控范围内。目前仁东信息及一致行动人尚有9983万股股份处于质押状态,占其所持股份比例的62%。虽然质押比例已超六成,但由于质押时股价较低,目前相关股份尚未触及预警线。业内人士表示,若按四折的质押率,取质押时的最高股价17.27元/股计算,强制平仓线大概在9元左右,目前股价距离平仓线还有一段距离。

  在高度把控对仁东控股投资风险的同时,霍东今年以来在其他方向的投资依然没有停滞。

  公开资料显示,今年年初,仁东集团拟通过增资及受让股权的方式取得华讯方舟科技有限公司51%股权,从而间接控制*ST华讯(行情000687,诊股)。不过,目前相关事项尚未取得实质性进展。仁东集团还与中植集团、晶和实业集团参与了垃圾分类龙头小黄狗科技有限公司的重组事项,目前持有小黄狗的母公司小精灵(天津)环保科技30%股份。

  另外,今年9月,仁东集团参股繁星未来文化传播(北京)有限公司,持股比例达10%。该公司股东可谓星光熠熠,其中包括歌手胡海泉、北京考拉昆略互联网产业投资基金(有限合伙),后者股东阵容涵盖拉卡拉(行情300773,诊股)、拓尔思(行情300229,诊股)、蓝色光标(行情300058,诊股)、联想控股(港股03396)等上市公司。

  与国资“闪婚闪离”

  仁东控股主营业务为第三方支付、商业保理、供应链管理、金融科技产品研发等,半年报显示,公司第三方支付业务营收占比为40.32%,毛利率为11.44%,供应链业务营收占比为56.53%,毛利率却只有0.32%。进入2020年,受疫情等多重因素影响,仁东控股经营业绩出现亏损。公司发布的2020年三季报显示,今年前三季度,实现营业收入17.54亿元,同比增长89.77%,净利润亏损2192万元。

  10月30日,仁东控股公告称,今年以来受宏观经济环境和新冠肺炎疫情的影响,公司流动资金较为紧张,因此发生兴业银行(行情601166,诊股)3.5亿元短期贷款本金未能如期偿还的情形。根据公告内容,上述贷款系去年10月份发放,贷款期限为1年,因公司未达续贷条件,需按时偿付本金,但公司流动资金已无力支付上述贷款。

  截至2020年10月25日,公司货币资金合计13.65亿元,其中受限的货币资金13.14亿元。仁东控股表示,由于多元金融行业的特点,公司主营业务拓展需要较多的资金支持,但目前公司融资渠道相对较为单一,主要依赖银行等金融机构。

  证券时报·e公司记者关注到,就在仁东控股股价下跌前夕,公司刚刚发生了控制权变更。根据公告,11月18日,原控股股东仁东信息及一致行动人与北京海淀科技金融资本控股集团股份有限公司的表决权委托及一致行动协议终止,意味着仁东控股实控权又重回霍东手中。如此看来,更像是一场与国资“闪婚闪离”的闹剧。

  不仅如此,仁东控股还卷入了一起担保金额达15亿元的担保诉讼纠纷。

  公司公告显示,因“大业信托·盛鑫17号单一资金信托合同”到期,晋中市榆糧粮油贸易未能偿还贷款本息,潞城农商行对晋中市榆糧粮油贸易、仁东控股等多家担保方提起诉讼。虽然任东控股表示对上述担保并不知情,但目前此案尚处于向法院提交证据、委托鉴定等环节,在一定程度上对公司融资造成影响。

  截至三季度末,公司流动负债达23亿元,其中金融机构借款本息6.41亿元;经营性负债3.32亿元;其他流动负债13.27亿元。3个月到期的流动负债为8.15亿元。

更多股票配资知识关注股票配资平台 http://www.nczxzx.com

相关推荐
更多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