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报喜鸟股票」复牌即大跌,转型体育运营却“入不敷出” 莱茵体育买来控股股东滑雪场 却只能靠索道门票盈利

「报喜鸟股票」复牌即大跌,转型体育运营却“入不敷出” 莱茵体育买来控股股东滑雪场 却只能靠索道门票盈利

作者:报喜鸟股票 |  时间:2020-12-15 |  浏览:7 |  0 条评论

12月13日收盘后,莱茵体育(报价000558,诊断股票)(000558。深圳)宣布,公司拟通过发行股票收购股东成都文化旅游发展集团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吕雯集团)持有的成都文化旅游发展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成都文化旅游集团)63.34%的股权,目前的预估价和拟定价尚未确定

此前,莱茵体育因准备进行重大重组而暂停交易,并在暂停前一天记录了一个涨停。然而,这一消息尚未提振该公司的股价。14日集合竞价复牌首日,莱茵体育封杀涨停,但在开盘前后迅速下跌,截至收盘,公司股价为每股3.17元,跌幅5.93%。

复牌即大跌,转型体育运营却“入不敷出”,莱茵体育买来控股股东滑雪场,却只能靠索道门票盈利

持有一年后,吕雯集团注入了资产。

成都吕雯顺石砖班

莱茵体育自1994年进入首次公开发行股票,主要从事房地产业务。2001年后,浙江莱茵投资有限公司通过股权转让成为股东控股公司。直到2015年,公司正式转型发展“体育运营”业务,同时更名,证券更名为“莱茵体育”。

但莱茵体育转型后未能实现预期增长。2019年3月,莱茵体育与成都体育产业投资集团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成都体育投资)签订协议,转让上市公司29.9%的股份。此后,成都体育投资成为莱茵体育的控股股东,成都SASAC成为实际控制人,莱茵控股集团(以下简称莱茵控股)退居第二大股东

复牌即大跌,转型体育运营却“入不敷出”,莱茵体育买来控股股东滑雪场,却只能靠索道门票盈利

根据天眼查应用,吕雯集团持有成都吕雯63.34%的股权,成都是公司最大的股东。同时,由吕雯集团100%控股的成都体育投资,是由莱茵体育控股29.9%的股东,

复牌即大跌,转型体育运营却“入不敷出”,莱茵体育买来控股股东滑雪场,却只能靠索道门票盈利

此次,莱茵体育通过收购发行股票资产,收购了股东持有的成都吕雯63.34%的股权,达到交易后,吕雯集团在上市公司中的持股比例将进一步提高。

值得一提的是,成都吕雯(834833。OC)被列入新三板。据公开信息,成都吕雯主要在西岭雪山景区经营滑雪(草滑)项目及相关配套业务,主要收入来源于为游客提供滑雪(草滑)项目及索道运输、酒店住宿、餐饮等相关配套服务。

莱茵体育还表示,收购资产的目的是为了顺应2022年北京冬奥会背景下开展冰雪等体育赛事的政策,响应成都国有企业上市重组的战略政策,同时增强上市公司的可持续盈利能力。

“体育经营”入不敷出,

再加冰雪业务也很难扭亏为盈

2015年更名为“莱茵体育”后,公司完全转型为冰雪、足球、球场运营、赛事运营等业务。在2022年北京冬奥会政策的鼓励下,莱茵体育一直以“莱茵冰雪”为品牌推广其冰雪业务。

目前,莱茵体育的业务仍包括体育业务、房地产租赁及销售业务、能源业务。但改造后,莱茵体育的能源业务不断减少,房地产业务的收入主要来自现有商铺和写字楼的销售和租赁。近年来,前控股公司股东,莱茵体育一直通过减持套现。

显然,转型并没有如期扭转公司的业绩。莱茵体育的收入规模在2016年仅保持短期增长,此后一直以两位数的速度持续萎缩。虽然归属于母亲的净利润2018年在出现仅出现亏损,但从扣除非净利润的角度来看,公司已经亏损近三年。

复牌即大跌,转型体育运营却“入不敷出”,莱茵体育买来控股股东滑雪场,却只能靠索道门票盈利

有趣的是,根据2019年年报,房地产

就连体育业务也一直无法实现盈利。根据2019年年报,莱茵体育的体育经营业务实现营业收入1900.02万元,相应的经营成本达到4051.77万元,在-的毛利率为113.25%

相比之下,2018年、2019年和2020年上半年,成都吕雯的营业收入分别为1.77亿元、1.36亿元和5168.7万元,归属于母亲的净利润分别为5189.18万元、2233.6万元和234万元。

在所有业务多年萎缩的情况下,莱茵体育2019年收入仅为1.38亿,归属于母亲的净利润仅为2602.95万。

这也就难怪,莱茵体育坦言控股股东注入资产的原因之一即为“提升上市公司持续盈利能力”。


  不过,即使是将成都文旅成功注入上市公司,恐怕也难以弥补莱茵体育业务本身的亏损幅度,而且成都文旅虽然已经实现了盈利,但盈利能力却也不强,2019年归母净利润近乎“腰斩”。


  靠天吃饭,


  索道才是成都文旅的主要营收来源


  而“腰斩”的原因与自然灾害有很大的关系。受“8·20”洪灾影响,通往西岭雪山景区的道路被冲毁、通讯中断,导致公司8月底至12月初期间暂停对外营业,直到12月16日重新开业后,游客也主要通过预约方式进入景区,原本的旺季人流量却大大减少。这一影响延续至2020年初,遭遇疫情后,景区于2020年1月25日凌晨暂停对外开放,直到2月23日才以预约限流的方式逐渐恢复。


  受此影响,今年上半年,成都文旅营业收入与净利润分别同比下滑55.80%、95.08%,全年业绩不容乐观。而在2020年的东京奥运会都不得不被迫延期后,上半年莱茵体育的“体育运营”业务只取得了87.31万营收,同比减少93.04%,毛利率更是低至-667.11%。


  据三季报显示,虽然整体上来看,莱茵体育营收、净利润分别同比增长41.72%、121.23%,不过这基本都要归功于房地产业务,毕竟上半年时仅房地产销售、租赁分别实现了155.92%、0.93%的增长。因此,某种程度上讲,莱茵体育与成都文旅都做着“靠天吃饭”的生意,全年收入的变动更多依靠旺季时期的天气状况。


  再看新收购的标的资产,公开资料显示,成都文旅在西岭雪山景区运营多条滑雪道,初中级滑雪道2 条、中级滑雪道1条、高级滑雪道2条、儿童滑雪道1 条、单板公园道1 条;配套缆车包括四人吊椅2条及魔毯2条,此外景区还配备箱式缆车3条,其中2条为交通索道,1条为观景索道。


  在公告中,突出强调了成都文旅的滑雪业务,但作为目前中国南方规模最大、设备最齐全的室外滑雪场,滑雪业务带来的收入在成都文旅的总收入构成中占比并不高。公开资料显示,2018年、2019年,成都文旅的滑雪收入占比分别为19.42%、19.03%,而公司近60%的收入都是来自于索道。


  除此之外,单纯的索道门票收入也让成都文旅未来的业绩并不会有更明显的增长,反而“靠天吃饭”的属性,让公司毛利率起伏不定,峰谷差值最高达20%,盈利水平极不稳定。


更多股票配资知识关注股票配资平台 http://www.nczxzx.com

标签: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