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02129股票」*ST兆新拟2.5亿卖地保壳 知情人称部分股东质疑估值偏低

「002129股票」*ST兆新拟2.5亿卖地保壳 知情人称部分股东质疑估值偏低

作者:股票开户 |  时间:2020-12-15 |  浏览:19 |  0 条评论

「002129股票」*ST兆新拟2.5亿卖地保壳 知情人称部分股东质疑估值偏低

12月1日,*圣赵信(报价002256,诊断股票)(002256。急于“保壳”的深交所宣布,拟向深圳联喜投资发展有限公司(以下简称“联喜投资”)投资2.5亿元,出让深圳市宝安区石岩街道赵信能源产业园城市更新单元项目(以下简称“标的”)全部土地和产权

公告显示,该项目土地面积约3.47万平方米,涉及建筑面积1.88万平方米。

这一次,交易立即引发了关注,交易所同日,深交所发出关注,来信,要求*ST赵信说明年末是否有突发性盈利,以及联西投资的业绩能力。

10天后,*圣赵信回复深交所,否认交易“出其不意盈利”,但仍无法确定《交易时报周刊》记者从很多接近*圣赵信的内部人士处了解到,围绕这一情节的故事极其曲折离奇,背后牵涉到很多资本势力。

2019年11月,宝能系作为*圣赵信的股东之一,与其关联方准备低价收购*圣赵信的土地,最终因受到其他股东的攻击而放弃,对方连喜投资的收购与沈阳公共发展有关(00747。香港),一家香港上市公司。

12月13日,《时代周刊》记者从圣赵信的内部人士处获悉,交易是赵信几个主要股东共同努力的结果。“每个人的最终目标都是相对一致的,至少保持‘外壳’第一。”他还透露,一些股东人认为估价仍然很低,不能反映该地块的真实价值。

此前,*圣赵信实际控制人陈永迪因涉嫌受贿被有关部门采取强制措施,部分个人持股也被司法机关冻结,这也为*圣赵信的未来增加了变数。

近日,《时代周刊》记者多次以投资人身份致电*圣赵信秘书长办公室。该负责人表示,公司目前运营正常,没有收到陈永迪失联的最新进展。

接收方或港股上市公司

*圣赵信,原名彩虹炼油厂,主要从事精细化工业务,2015年登陆中小板。此后,公司业务逐步拓展至光伏发电、新能源汽车运营、新能源汽车充电桩等领域,2016年更名为“赵信股份”。

由于两个会计年度的净利润损失,赵信股票于2020年4月被授予“风险预警”,并更名为“*圣赵信”。

目前,*圣赵信已经到了退市的边缘,根据财务数据,2018年、2019年、2020年前三个季度,*圣赵信还母净利润-, 2.08亿元,-3.07亿元,-7700万元,如果今年不能扭亏为盈,*圣赵信摆脱不了退市的命运

*圣赵信回复深交所,2020年11月,公司确认与联西投资建立合作关系。如果交易顺利实施,预计将产生约2.38亿元的净利润。目前,交易尚未经过股东会议的审查,损益归属期尚未确定。

据天眼查介绍,联西投资成立于2017年,注册资金4亿元。目前,深圳市泓勋投资发展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泓勋投资”)持股99%,法定代表人兼执行董事郑佳怡持股1%。泓勋投资100%归林柔冰所有。

时代周刊记者注意到,2017年联喜投资成立时,鸿勋投资持股60%,聚喜投资持股40%。同年,聚喜投资退出股东榜单

聚喜投资是沈阳公共发展的全资子公司。根据公司官网显示,沈阳公共发展成立于1999年,当年在港股上市,主要从事基础设施建设业务。

郑泽建,于年月日辞去联西投资监事职务

公告称,河湟发展股东中德物流有限公司在深圳龙岗区从事7万平方米地块的综合物流园区开发。

由一块土地引起的内斗

这不是圣赵信第一次对这个情节大惊小怪了。

2019年11月27日,*圣赵信宣布拟将标的资产以人民币1.5亿元转让给深圳市玉米实业有限公司(以下简称“玉米实业”)。

这一行为被投资者质疑为“土地价值被严重低估”。据媒体报道,该地块总价值超过120亿元。如果寻求专业开发商的合作,*圣赵信可以获得30%-40%的利润。这个交易也吸引了深交所的关注。

当时,*圣赵信回复称,玉米实业与深圳市宝信金融服务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宝信金融”)存在关系,之后撤销了上述资产处置决议。

天空调查显示,2018年7月16日前,宝信董事长金融是宝能部门负责人姚振华的弟弟姚建辉。2018年7月,宝信金融增持*圣赵信9412万股,占公司股本总股本的5.00%。截至2020年第一季度末,宝信金融持有*圣赵信4.95%的股份,成为公司第四大股东。

2018年8月,*圣赵信的新管理层上任。其中,副总经理兼董事杨钦虎曾担任宝能控股(中国)有限公司人力资源中心负责人,也是宝信金融的董事

在其他股东,人眼里,1.5亿元的地块价格显然被低估了。其中,深圳汇通郑源股权投资基金合伙(有限合伙)(以下简称“汇通郑源”)是当时第三大股东。

2019年12月,汇通郑源多次要求罢免包括杨钦虎在内的三名高管,并对三名独立董事提出质疑,称他们“无法维护公司和中小投资者的合法权益”,但召回建议被董事会否决。

  时至2020年1月,事件有了转机。

  当月6日,*ST兆新发布公告称,中融信托通过司法划转,从*ST兆新的第二大股东深圳市彩虹创业投资集团有限公司(下称“彩虹集团(行情003023,诊股)”)获得公司8780万股股份,约占总股本的4.66%。2019年12月,彩虹集团已被深圳中院裁定受理破产清算,进入破产程序。

  这使得中融信托成为*ST兆新的第五大股东。中融信托是中植系资本的核心平台。

  同月,汇通正源和中融信托联手提请*ST兆新董事会召开临时股东大会。由于疫情等原因,新一任董事会直到5月21日才选出。在2020年1―5月的过渡期内,共有12名董监高成员辞职。

  在新选出的董事会成员中,除了副董事长翟春雷是“中植系”出身外,其余3名非独立董事均为*ST兆新的老将。

  与此同时,宝能系悄然离场。5月29日,*ST兆新回复投资者提问时表示,截至2020年5月20日,宝信金融已不再持有公司股份。

  在2020年12月11日针对深交所关于“2019年、2020年的两次交易为何估值存在差距”的回复中,*ST兆新表示,虽然两次交易对象均为该地块及地上建筑物,但前后两次交易评估范围不同,前次交易的评估仅包含土地使用权价值,而此次交易的评估目的为经济补偿,因此评估对象包含土地使用权价值和地上建筑物所有权价值。

  内忧下严防实控权旁落

  在2020年上半年*ST兆新“内斗”正酣之际,公司实控人陈永弟却始终未曾露面,董事会上均由其配偶沈少玲代为投票。

  这也引发了外界对陈永弟是否已经失联的猜测。

  在深交所的连番询问下,6月29日,*ST兆新终于回复称,陈永弟因作为国家机关工作人员行贿案的知情人,已被有关部门采取强制措施。

  *ST兆新危局的根源,是陈永弟以实控人地位,频繁利用上市公司进行资金拆借和违规担保,终酿今日局面。财务数据显示,2020年前三季度,*ST兆新的财务费用高达3935万元,其中,利息费用占98%。

  在12月11日对深交所的回复中,*ST兆新表示,公司主营业务的毛利均为正值,亏损主因来自高息债务,导致财务费用居高不下,降低了公司的盈利能力。

  财务数据显示,截至2020年三季末,陈永弟在*ST兆新持股26.05%,质押比例高达99.9%;彩虹集团由陈永弟和沈少玲共同持有,持股*ST兆新9.12%。

  12月10日,*ST兆新发布公告称,彩虹集团因不能清偿到期债务,且资产不足以清偿全部债务,已于11月被深圳中院裁定宣告破产。该公告同时显示,陈永弟直接持有的*ST兆新26.05%股份已全部被司法冻结,质押率高达99.9%。

  在实控人无法对公司形成有效控制的情况下,*ST兆新在11月对《公司章程》进行了修订,发布了堪称“史上最严”的董事任职要求和离职赔偿措施。

  其中,对股东提名的董事候选人,《公司章程》要求董事候选人需具有至少五年以上与公司目前(经营、主营)业务相同的业务管理经验(即同时具有新能源、精细化工、生物基降解材料等专业领域的任职经历)以及与其履行董事职责相适应的专业能力和知识水平,“董事会认可的任职经历除外”。

  对此,一名资深投行人士向时代周报记者表示,若该规定最终通过,“除非董事会批准,否则这条规定几乎完全堵死了股东‘空降’董事的可能性。董事候选人只能从公司内部找,难度一下子就变大了很多”。

  同时,《公司章程》规定“在发生恶意收购的情况下”,董事若非在违法违规的情况下被解除职务,“公司应按该名董事在公司任职董事年限内税前薪酬总额的5倍向该名董事支付赔偿金”。另外,董事会任期未届满内的股东大会上,改选的董事总数不得超过董事会组成人数的三分之一。

  前述知情人士对时代周报记者表示,对董事会作出如此严格规定的的主要原因是试图防止“野蛮人”敲门。“管理层担心实控人的股权被拍卖,从而导致控股权旁落,算是个未雨绸缪的举措。”该知情人士称。

  对此,深交所在11月18日下发关注函,要求公司说明这一系列规定是否符合《公司法》的规定,是否具有法律依据,以及是否损害公司及中小股东利益。

  但近一个月时间过去,*ST兆新仍未对该关注函进行回复。

  “针对该份关注函的回复,我们已经提交给深交所,还需经过审核,无法确定公布时间。”上述*ST兆新董秘办有关负责人回应时代周报记者。

更多股票配资知识关注股票配资平台 http://www.nczxzx.com
标签:

相关推荐
更多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