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怎样配资炒股」近7亿投资项目涉嫌造假!这家*ST公司“卖子”竟引发“亲子鉴定” 河北企业告到交易所:项目是我们投建的!

「怎样配资炒股」近7亿投资项目涉嫌造假!这家*ST公司“卖子”竟引发“亲子鉴定” 河北企业告到交易所:项目是我们投建的!

作者:怎样配资炒股 |  时间:2020-12-18 |  浏览:17 |  0 条评论

*ST汇丰(报价002496,股票咨询),急于摆脱退市危机,在披露“卖孩子”的公告后,立即陷入“亲子鉴定”风波。

这家公司因虚增收入、环境污染、违规写信等诸多问题导致关注陷入新一轮危机。

近日,*ST汇丰51%股权的子公司石家庄瑞凯化工有限公司(以下简称“瑞凯化工”)向深交所投诉,*ST汇丰可转债投资项目“5000吨草铵膦技术生产线技术改造项目”(以下简称“5000吨草铵膦项目”)实际由瑞凯公司投资建设,深交所随即发出关注函。*ST汇丰12月11日晚回复,该项目资产所有权属于上市公司母公司。

来自河北省的企业家郭俊辉无法接受这个回复。他告诉《证券时报》E公司记者,瑞凯化工出钱搞项目,出人才,出技术。结果,*圣惠丰一直在拖延相关协议的签订,导致项目所有权被拖延。根据《证券时报》e公司记者获得的独家证据,时任*ST汇丰董事兼副总经理、原董事会秘书李萍2017年在微信上与郭俊辉对话时表示,“我认为你的目的不是确认汇丰5000吨装置权益属于瑞凯的书面形式?因为中宗(注:*圣惠丰董事长钟汉根)已经同意,如果他之前说了几次,那就又一样了。”

不仅如此,*圣惠丰相关人士还将“石家庄瑞开(惠丰)三期工程”更名为“惠丰HF06工程”,并要求瑞开化工相关负责人更换“惠丰股份”名片,称“在统一格式下,对外更为现实”。

“卖孩子”引发“亲子鉴定”之争

2020年10月29日,*ST汇丰披露,计划将科力农51%的股权和上海迪拜1%的股权转让给另一家上市公司安达美。其中,重组后,科力农在无现金无负债的基础上的企业价值为18亿元。同一天披露的《关于变更募集资金用途并永久补充流动资金的公告》显示,此次重大资产出售的标的包括5000吨草铵膦项目及其他相关资产。

【e公司调查】近7亿投资项目涉嫌造假!这家*ST公司“卖子”竟引发“亲子鉴定,河北企业告到交易所:项

当时,*圣惠丰在公告中称“标的股权不存在抵押、质押或其他第三方权利,不存在涉及相关资产的重大纠纷、诉讼或仲裁,不存在查封、冻结等司法措施。”

然而,与公告有出入。在过去的几年里,关于5000吨草铵膦项目的所有权,河北企业家郭俊辉一直在与*ST惠丰谈判。”这个可转债项目其实是瑞凯化工的.”

据天空调查数据,*ST汇丰目前持有瑞开化工51%的股权,河北百仕达商贸有限公司持有49%的股权,郭俊辉是后者的实际控制人。其实瑞凯化工是郭俊辉等人创立的。

早在2014年,*圣惠丰就开始与瑞凯化工就草铵膦项目进行谈判。当时草铵膦是国内流行的农药产品,国内只有两三家企业实现了草铵膦的工业化生产,瑞凯化工就是其中之一。

2015年6月,*圣惠丰宣布以自有资本2.69亿元投资瑞凯化工,投资后持股51%,郭俊辉持股49%。

当时,*圣惠丰在公告中强调,瑞凯化工是国家指定农药生产企业,现有主要产品为草铵膦原药。“这次投资后,我们将充分利用瑞凯化工的优势地位,缩短公司的产品周期,产品项目的实施将进一步扩大公司在除草剂市场的份额。”

郭俊辉告诉证券时报E公司记者,*ST惠丰明确要求瑞凯化工在*ST惠丰大丰厂建设5000吨草铵膦生产线。2014年12月20日,李萍致瑞开化工副总经理王欢并抄送钟汉根的增资扩股协议及补充协议显示“各方合作目的是建立两个草铵膦生产基地,一个位于河北省赵县工业园区,年产量不低于1200吨,另一个位于江苏省华丰工业园区,年产量不低于5000吨。生产基地的EHS建设要符合跨国公司战略采购供应商的要求。双方共同开拓草铵膦的市场销售,迅速形成草铵膦生产销售在国际市场的主导作用,将产品管理与资本管理相结合,加强和拓展丙方(瑞开化工)主营业务,致力于公募上市。”

李平2015年3月27日发送的新版补充协议显示“丙方(注:瑞凯化工)委托甲方(注:*圣惠丰)在甲方所在地建造5000吨草铵膦技术装置,该装置独立核算,所有资产和收入归丙方(瑞凯化工)所有。”“如因甲方原因导致项目建设延期,且丙方(瑞凯化工)应得利益无法保证,丙方有权要求甲方(*圣惠丰)退出合资公司。”但是李平发来的补充协议没有签字盖章。

*圣惠丰高管口头承认该项目属于瑞凯

2016年4月21日,*圣惠丰公开发行可转换债券共计8.45亿元,其中5000吨草铵膦项目预计投资6.86亿元(项目建设投资5.86亿元,主要包括建设工程投资、机械设备投资等。营运资金1亿元)。经过计算,

,该项目达产后预计可实现年均销售收入8.47亿元,年均实现净利润 3.42亿元。当时*ST辉丰称,“公司项目技术均为自主研发。”


  瑞凯化工总工程师王收强称,在双方合作期间,*ST辉丰曾要求瑞凯化工人员签订技术保密协议,“因技术本来属于瑞凯化工,这个要求被我们拒绝了。”


  也正是在可转债发行后,原本在*ST辉丰内部称为“石家庄瑞凯(辉丰)三期项目”,突然改称“辉丰HF06项目”。2016年5月28日,*ST辉丰供应链总经理张建国发微信给瑞凯化工草铵膦项目负责人李晓飞,要求她将石家庄瑞凯公司的名片修改为辉丰股份草铵膦项目组经理,并称“格式统一下,那样对外更逼真一些。”


  “瑞凯化工之前就有一期二期项目,所以这个项目我们就简称三期项目,”王收强称,“辉丰此前就没有草铵膦项目。”


  郭俊辉提供的与李萍的微信聊天记录则显示:2016年2月23日,郭俊辉发语音称,*ST辉丰实控人仲汉根认同在大丰建设的草铵膦项目属于瑞凯化工,“他(注:仲汉根)甚至说,你给你职工也可以这么说,没关系。”李萍回复称,“你们知道就好,别在辉丰宣传,毕竟有太多协作需求。”


  事实上,郭俊辉曾多次要求*ST辉丰签署协议,以从法律上确定草铵膦项目属于瑞凯化工。2017年4月20日,李萍在微信中语音回复称,“我觉得你的目的不就是想确认一下辉丰5000吨的装置的权益归瑞凯所有的书面形式吗?因为仲总(注:仲汉根)已经同意,以前说过若干遍的话,再说一遍也就这么回事。”


  仲汉根则在2017年10月28日就签署协议事宜回复称,“契约精神比契约更重要。”当郭俊辉再次希望签署协议时,仲汉根称,“辉丰是具有兑现契约的精神(并不局限于契约),有能力、有实力、守信用的合作方。”


  事实上,双方的争论仅仅停留在高层,并未影响瑞凯化工派驻*ST辉丰搞建设的团队,以及项目出资及进展。


  相关聊天记录及“泛微OA系统”显示,瑞凯化工参与该项目相关所有支出的由瑞凯化工签批,双方每月对账,当项目资金不足时,*ST辉丰还多次催促补充资金。2017年10月14日,*ST辉丰资金部工作人员发送给瑞凯化工经营总监李晓飞等人,并抄送给*ST辉丰财务总监杨进华、审计总监姜正霞、时任董秘孙永良的催款邮件称,“附件9月份主体项目已使用1034万,瑞凯于6-23回款1500万,根据10月份主体项目计划1120万,再存辉丰账户资金不足支付,请安排瑞凯财务汇款至辉丰账户以便不影响使用。”


  瑞凯化工方面也逐次汇款至*ST辉丰账户。瑞凯化工提供的证据显示,截止2017年6月底,该公司共向*ST辉丰账户支付1.74亿元。  


  迷局待解 


  对于“年产5000吨草铵膦原药生产线技改项目”的权属问题,瑞凯方面锲而不舍。


  郭俊辉与李萍的微信聊天记录显示,李萍曾向郭俊辉催要《三期管理规定》,郭俊辉当时发送的上述文件显示:由*ST辉丰以佣金、咨询费、及用贸易的方式,将本项目收益的49%转移到郭俊辉的关联企业。


  2017年11月,*ST辉丰自己将《年产5000吨草铵原药项目合作协议》修改为*ST辉丰出资,约定所有收益归瑞凯化工,但强调上该协议称需要可转债券商中投公司同意。此后在2017年11月28日,李萍将一份券商中投公司人士曾远辉的聊天记录及一份标注后的合作协议转发给郭俊辉。曾远辉在与李萍的对话中表示,“不能把私下的口头协议通过修改募投分配的方式来进行。”


  e公司记者从上述协议中注意到,券商方面给出的建议是,“由于该项目为可转债募投项目,任何关于募投项目的变动极易引起证监局和交易所的关注,必须有合理理由解释这样做的原因。”


  李萍提供的协议同时显示,5000吨草铵膦项目投资额预算为3亿元。对此券商方面标注信息为:“募投项目为6.86亿投资额,与募投严重不一致,是否为同一项目?”券商同时提醒,“在此出现与募投不一致的内容,会被认定为变更募投项目投资方式。”


  因长期不能达成协议,瑞凯化工曾建议将项目转让给利尔化学(行情002258,诊股)。此后*ST辉丰、瑞凯化工领导与利尔化学相关人士多次互访。


  2017年底,因长期不能签署协议,双方开始协商由*ST辉丰郭俊辉方面所持瑞凯化工剩余49%股权事宜。李萍于2018年3月4日发给郭俊辉的《瑞凯公司股权收购要约意向》显示:“辉丰股份同意最高按25800万现金收购郭俊辉持有瑞凯49%的股权。”郭俊辉称,双方在2018年7月1日签约后,*ST辉丰要求事后将双方签署的《股权转让协议》存放在上海的某保险箱中,且不让瑞凯化工持有或拍照,“当时辉丰没有发公告披露这份已经确定价格及付款安排的协议。”


  直到今年10月29日,郭俊辉突然从公告中得知,*ST辉丰拟将5000吨草铵膦项目出售给上市公司安道麦。在瑞凯化工管理层向深交所递交投诉函后,*ST辉丰又于12月16日晚间披露《关于公司诉讼事项的公告》,以合同纠纷为由将河北佰事达商贸有限公司和郭俊辉告上法庭。公告显示:2018年郭俊辉提出由辉丰公司收购其实际控制的佰事达公司持有的瑞凯公司49%的股权,在《股权转让协议》明确了收购佰事达公司持有的公司49%股权的相关事宜,根据有关协议约定,两被告分别构成根本违约和承担连带赔偿责任。*ST辉丰同时认为,上述两被告“违背自己的承诺,刻意违约的行为严重破坏了商业交易的安全,也给自身带来重大的法律风险,同时合同履行期的拉长必然导致原告的利益受损,被告依法应当赔偿原告损失并承担违约责任。”*ST辉丰据此索赔5000万元。


  郭俊辉及其委托律师认为,瑞凯化工在5000吨草铵膦项目中的权益有较为充分的证据支撑,但*ST辉丰有预谋、有计划、分步骤非法侵占了这个项目,并且涉嫌在可转债申报和发行、重大资产出售等环节存在严重的虚假信息披露。5000吨草铵膦项目的“亲子鉴定”结局究竟如何,证券时报·e公司记者也将继续关注。


更多股票配资知识关注股票配资平台 http://www.nczxzx.com

相关推荐
更多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