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全配资」人民币涨太快?央行、外汇局出手了!时隔9个月下调这一重要参数 释放汇市降温政策信号

「安全配资」人民币涨太快?央行、外汇局出手了!时隔9个月下调这一重要参数 释放汇市降温政策信号

作者:安全配资 |  时间:2020-12-21 |  浏览:4 |  0 条评论

汇率环境大不相同。9个月后,央行和外汇局联手调整这一重要参数。

12月11日,央行和国家外汇管理局宣布,为进一步完善跨境融资宏观审慎管理,引导金融机构以市场化方式调整外汇资产负债结构,中国人民银行和国家外汇管理局决定将金融机构跨境融资宏观审慎调整参数从1.25下调至1。金融机构应树立“风险中性”的理念,更好地为经济和社会发展服务。

人民币涨太快?央行、外汇局出手了!时隔9个月下调这一重要参数,释放汇市降温政策信号,官方再次强调“风

这是今年3月11日全面跨境融资宏观审慎调整参数从1上调至1.25后仅9个月。但值得注意的是,此次参数下调的对象仅针对金融机构,企业未上市。

跨境融资的宏观审慎调整参数直接影响企业和金融机构可以在境外融资的风险加权余额上限。金融机构参数下调意味着金融机构跨境融资风险加权余额上限为下降,此举有利于在当前汇率双向波动加剧的情况下控制金融机构跨境融资风险。

中银国际证券全球首席经济学家管涛对《证券时报》记者表示,下调金融机构跨境融资宏观审慎调整参数本身就是反周期调整,也属于疫情应对的暂时政策退出。自6月份以来,人民币汇率连续六个多月上涨,市场经历了一些顺周期条件。通过宏观审慎系数的反周期调整,其实是想释放一个信号,促进市场预期分化,促进外汇收支平衡。

何为跨境融资宏观审慎管理?

2016年开始对本外币一体化全面跨境融资进行宏观审慎管理。与原有企业跨境融资模式最大的变化是,央行和国家外汇管理局不再对企业和金融机构实施外债预核准。相反,公司事先签署了备案合同,金融机构事后备案;金融机构和企业在与其资本或净资产挂钩的跨境融资上限内,独立开展本外币跨境融资。

根据央行确定的跨境融资风险加权余额上限公式,决定企业或金融机构跨境融资余额上限的核心因素包括跨境融资杠杆率和宏观审慎调整参数。不同的是,企业跨境融资余额上限也受到净资产规模的约束,而金融的银行机构和金融的非银行机构分别受到一级资本和二级资本(实收资本或股本资本公积的约束。

根据以往的规定,在推进全面跨境融资宏观审慎管理后,央行可以根据宏观调控的需要和宏观审慎评估(MPA)的结果设定和调整相关参数,对金融机构和企业的跨境融资进行反周期调整,使跨境融资水平适应宏观经济热度、整体偿付能力和国际收支状况,控制杠杆率和货币错配风险,有效防范系统性金融风险。

信号意义大 给汇市降温

今年3月上调宏观审慎调整参数,恰逢海外央行为应对疫情影响推出新一轮量化宽松,进一步扩大了低利率甚至负利率的市场规模。当时,国家外汇管理局有关负责人表示,跨境融资风险加权余额上限相应提高了a

中国银行研究员王攸欣(报价601988,诊断)告诉《证券时报》记者,在人民币持续升值的背景下,企业外币融资快速增加,表现在两个方面。首先,金融境内机构外币贷款增长迅速。截至11月底,外币贷款较年初增加1090亿美元,较5月底本轮人民币升值之初增加559亿美元;

二是外债余额同步增长。截至第二季度,外债余额比年初增加751亿美元。年初,为应对疫情,鼓励企业向境外募集资金,系数由1提高到1.25。目前,我国疫情已逐步得到控制,经济复苏加快。但与此同时,宏观杠杆率开始上升,企业债务违约时有发生。在此背景下,为避免风险进一步扩散,避免境外风险对我国的波动影响,有必要加强金融机构跨境融资的反周期管理。因此,此时也有必要降低调整参数。

不过,有业内人士告诉记者,此举的信号更有意义。大多数企业和金融机构有足够的跨境融资规模,宏观审慎调整参数的微调对大多数企业和金融机构的实质性影响不大。

关涛表示,自6月份以来,人民币汇率连续六个多月上涨,市场经历了一些顺周期条件。通过宏观审慎系数的反周期调整,其实是想释放一个信号,促进市场预期分化,促进外汇收支平衡。同时,由于这一措施主要针对银行,限制了银行向国外借款和对内发放外汇贷款的能力,因此对企业应该没有直接影响。而且,反周期调整是宏观调控防范系统性风险的需要。

“跨境融资的宏观审慎调整参数类似于远期购汇的风险准备金率和反周期因素。都是宏观审慎调整工具。这种调整也可以凸显央行的政策意图,达到冷却汇率的目的。”以上也是业内人士说的。

风数据显示,本周在岸人民币汇率已下跌109点。最近,离岸人民币兑美元汇率升至6.50以上,创下2018年6月以来的新高。

a-brushtype=”text”>汇率双向波动加大


  跨境企业要树立汇率风险中性理念


  尽管自今年5月以来,人民币汇率升幅明显,但市场普遍认为,未来人民币汇率双向波动将进一步加大。面对人民币汇率双向波动加大,企业应加强汇率风险管理。


  国家外汇局副局长、新闻发言人王春英近日在公开场合表示,在一个汇率波幅加大的世界里,如何做好汇率风险管理,对企业尤其是国际业务占比较高企业的财务绩效十分重要。企业应聚焦主业,财务管理应坚持汇率风险中性原则。应适应人民币汇率双向波动的市场环境,克服“汇率浮动恐惧症”,理性面对汇率涨跌。应审慎安排资产负债货币结构,合理运用衍生品管理汇率风险,保持财务状况的稳健和可持续。应专注发展主业,不要将精力过多用于判断或投机汇率走势,避免背离主业或将衍生品交易变异为投机套利,承受不必要的风险。


  在管涛看来,与其说人民币汇率进入新周期,不如说是新常态。下一阶段,人民币汇率是在均衡水平基础上,跌多了会涨、涨多了会跌,有涨有跌、大开大合的双向震荡走势。对于企业和个人而言,不要去赌汇率的单边走势,要树立风险中性的意识。运用避险工具主动管理汇率风险,把汇率波动给生产经营活动造成的不确定性变成确定性,然后按照已经锁定的成本和收益来安排企业的主业经营。


  民生银行(行情600016,诊股)首席研究员温彬也表示,当前疫情仍在全球范围蔓延,国际经济环境存在较多不稳定不确定因素。特别是美国的经济走势、货币政策和美元指数走势,将对全球金融市场产生较大的外溢效应。一旦美元指数重新反转升值,那么将引起非美元货币贬值与跨境资本回流,给跨境企业带来较大的汇率风险。因此,跨境企业要树立汇率风险中性理念,利用好汇率风险管理工具,避免汇率剧烈波动给企业正常经营造成损失。


更多股票配资知识关注股票配资平台 http://www.nczxzx.com

标签: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