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00054鼎龙股份」联席CEO辞职:中芯战略方向或有变?空降新高管能否救火引发争议

「300054鼎龙股份」联席CEO辞职:中芯战略方向或有变?空降新高管能否救火引发争议

作者:股票开户 |  时间:2020-12-29 |  浏览:2 |  0 条评论

SMIC(报价688981,诊断股)在顶部经历了地震,16日市值蒸发100亿!

15日晚,有消息透露,SMIC联合CEO梁梦松当天从SMIC董事会辞职,认为自己不再受到尊重和信任,公司不再需要他。从12月15日深夜至12月16日上午,SMIC连续发布六条公告,对相关事宜进行说明。

「300054鼎龙股份」联席CEO辞职:中芯战略方向或有变?空降新高管能否救火引发争议插图

16日晚,监管部门还向SMIC发出监管函,要求该公司解释联合首席执行官辞职的原因。

联合首席执行官的辞职引发了对SMIC股价的巨大冲击。12月16日港股短暂停牌,而A股股价一度下跌逾7%,总市值蒸发逾100亿元,明显令SMIC上市以来股价下跌逾40%。

「300054鼎龙股份」联席CEO辞职:中芯战略方向或有变?空降新高管能否救火引发争议插图(1)

梁江和江之间可能存在战略上的分歧

在线传言,梁梦松辞职可能与江尚义空降SMIC出任副董事长有关,两人之间早就有“嫌隙”。值得一提的是,梁梦松在早些时候投票支持姜尚义的到来时就已经放弃了权力,这可能表明他不欢迎姜的到来。

那么,谁是空降的姜尚义呢?

姜尚义也是中国芯片行业的领军人物之一。74岁,1968年获得台湾大学电子工程学士学位,1974年获得斯坦福大学电子工程博士学位。他曾担任R&D总裁兼TSMC首席运营官。

事实上,早在2016年12月和2019年6月,姜尚义在-加入SMIC,是当时的第三位独立非执行董事。据36寸报道,“江尚义在SMIC时期没有实权,不敢说话。原因是他与TSMC创始人张忠谋达成了口头君子协定,即蒋尚义在SMIC期间不做先进技术,无法与TSMC竞争。”也许是因为这个原因,SMIC在三年期满后没有与江上一续约。

现在,姜尚义再次回归,会有什么新的变化?

关于姜尚义关注的发展方向,记者《红周刊》注意到,早在2018年的一次公开演讲中,他就提到大陆半导体行业因为起步晚,一直在非常努力地追赶。要想有弯道超车的机会,不仅要着眼于芯片本身,还要全面完善体系,提前布局一些可以将芯片供应链整合在一起的行业,比如封装技术。

姜尚义之所以有这个考虑,是因为对于芯片行业来说,想要突破芯片技术本身,不仅需要大量的资金投入,还需要长时间的资金积累。SMIC自己在招股的手册中提到,“据IBS统计,随着技术节点的不断减少,集成电路制造的设备投资是上升的一大趋势,以5纳米技术节点为例,其投资成本高达数百亿美元,是14纳米的两倍多,约为28纳米的四倍。”

「300054鼎龙股份」联席CEO辞职:中芯战略方向或有变?空降新高管能否救火引发争议插图(2)

从这个角度来看,推动芯片技术看似微小的进步,需要大量的时间和金钱。而且,即使在工艺上有所突破,TSMC等芯片龙头已经生产出5nm甚至3nm等高端产品,如果局限于芯片技术本身,可能一直处于追赶状态。所以,想要迎头赶上,不妨换个轨道,在包装技术上下功夫。

所谓的封装技术就是把内存芯片包裹起来,但是这种技术方向的改变似乎和梁梦松这次提交辞呈的想法不太符合。

梁梦松,68岁,SMIC联合首席执行官。

梁是一个“技术狂人”,毕业于美国加州大学电气工程与计算机科学系,获得博士学位。多年来,他一直致力于突破芯片技术的发展。早在三星任职期间,他就迅速带领三星将芯片从28nm突破到14nm。据梁梦松自己说,在SMIC任职期间,他领导SMIC从28纳米技术进步到14纳米技术,并发展到7纳米

但对于梁梦松在的表现,有人认为梁提到的14nm技术和7nm技术的进步在营收中并不明显。原因之一是,从今年第二季度开始,SMIC的财务报告将不再单独披露14纳米芯片的收入,而是一起披露。

除了这个反对意见,如果梁梦松和SMIC想从研发的角度突破芯片技术,似乎还有一些“干扰”。因为随着国外对中国芯片产业的压制日益严厉,重要设备已经被控制。目前,世界上最先进的EUV光刻机只有荷兰的ASML生产。2019年,SMIC向其购买了一台EUV光刻机,但由于各种原因未能交付。

芯片工艺发展的种种挫折,可能导致SMIC有了“换轨”的想法,也可能选择了空降另一个战略方向不同的技术:牛——蒋尚义。

那么,随着江的到来,SMIC的下一个战略重点会有什么新的变化吗?目前,似乎没有新的消息。

然而,《红周刊》记者还是注意到,就在事件爆发的前几天,12月7日,SMIC和北京亦庄国际投资发展有限公司以及全国集成电路产业投资基金二期

份有限公司,共同控股了一家叫做中芯京城集成电路制造的公司,注册资本高达50亿美元,经营范围就包括蒋尚义关注的集成电路封装技术。这一新动态似乎意味着中芯国际准备在封装技术上发力了。


  蒋尚义过往履历让投资人有所担忧


  对于梁孟松来说,其离职原因除了在辞呈中提到的没有沟通感到不被尊重之外,这种战略分歧是否是隐藏在这场“内斗”深层的根本原因是值得推敲的。但不管如何,最终的答案还得看中芯国际接下来的动作。


  其实,对于二级市场投资人来说,最关心的还是蒋尚义顺利任职后,能否带领中芯国际有所突破,从而令中芯国际持续下行的股价有所回升。


  不过,从蒋尚义此前履历来看,其曾担任“烂尾”的武汉弘芯项目的CEO,这一履历令不少投资人有着很多疑问和担忧。


  资料显示,武汉弘芯当时可是号称投资额高达1280亿元,拥有“国内首个能生产7nmASML高端光刻机”的,可就在其成立不到3年就资金告急,甚至连厂房都没建设完成,至于那台大肆宣传的光刻机,干脆也没有启用,而是直接全新原封送去了银行换取抵押贷款。


  除此之外,武汉弘芯当时还被业内人士爆出“无证开工、设立空壳公司,一无技术、二无团队、三无商业背景”。对于这样的一个项目,蒋尚义为何参与?目前,连很多业内人士都感到不解。


  如此情况下,蒋尚义这一经历是否意味着其判断能力有所局限,是否会影响中芯国际的发展,对此,就需要其和中芯国际做更多澄清。


  中芯国际基本面仍很“尴尬”


  无论中芯管理层如何变化,中芯国际之后的股价走势归根究底还是要回归到其基本面上。但查看中芯国际的具体经营情况,可发现其目前仍然面临不少难题。


  首先,从整个行业情况来看,芯片行业是一个高度集中的行业,截至 2018年,台积电还占据着60%的全球市场份额,而中芯国际只占6%。而且从芯片制程来看,中芯国际虽然2019年已突破14nm技术,但早在2018年,台积电就进入了7nm技术,而且目前5nm芯片也已量产,连3nm芯片也已被台积电提上日程,计划于2021年开始风险试产,2022年下半年大规模投产。


「300054鼎龙股份」联席CEO辞职:中芯战略方向或有变?空降新高管能否救火引发争议插图(3)


  这对于中芯国际来说,就意味着一直要处于追赶之中,而这就会产生相应的市场风险,若当其好不容易生产出更先进的芯片,但那时的市场主流芯片已经更新换代时,就容易陷入“尴尬”境地。


「300054鼎龙股份」联席CEO辞职:中芯战略方向或有变?空降新高管能否救火引发争议插图(4)


  中芯国际在招股书中也曾提到这一风险,其称“在行业技术快速迭代的背景下,如公司在先进制程领域不能及时根据市场需求实现更先进节点的量产,或在成熟制程领域不能及时根据市场需求开发相应的特色工艺平台,均有可能使得公司错失相应的市场空间,进而对公司的竞争力与持续盈利能力产生影响。”


  这同时也会影响中芯国际的大客户稳定情况。虽然中芯国际在公开资料中并未披露大客户都有谁,但是其大客户集中程度相对较高,在2017年至2019年三年中,其前五大客户销售贡献占营收比例的50%、45%和43%。若届时大客户根据市场变化,需要更先进的芯片来应对销售趋势,中芯国际是否就会失去相应的收入来源,这也是一个较大风险点。


  除此之外,单从目前中芯国际芯片销售情况来看,其14nm及以下的芯片收入占比还非常低,2019年14nm芯片收入占比仅为0.26%,2020年中报,中芯国际不再把14nm芯片收入占比分开计算,而是合并披露。至2020年第三季度财报,14/28nm的收入仅占中芯国际的14.6%,但并不知道14nm的营收是多少。对于此,中芯国际就曾在招股书中提到这一风险,称“目前公司14nm及28nm制程产品收入占比较低,且由于目前28nm全球纯晶圆代工厂商的产能布局较多,造成28nm制程产品产能过剩。”


「300054鼎龙股份」联席CEO辞职:中芯战略方向或有变?空降新高管能否救火引发争议插图(5)


  而在2019年之后,中芯国际就干脆不再披露14nm以下芯片占比比例了,其所称2020年4月开始风险量产的7nm芯片具体情况,目前更是无法得知。若从此情况看,中芯国际的高端芯片仍显薄弱,其能否适应目前市场对高端芯片的需求情况,令人生疑。


  另外,值得注意的是,对于一家芯片公司来说,研发能力和技术人才储备当然是重中之重。但在这一点上,中芯国际与其他龙头公司仍存在不小差距。


  首先从研发投入来看,中芯国际虽然近年来研发投入比例越来越高,但从资金总量来看,还是与龙头差距明显。


  据其招股书披露,2017年至2019年,台积电研发费用分别为184亿元、186亿元和211亿元,但同期中芯国际研发费用分别为36亿元、45亿元和47亿元,虽然已占到营收比例的22%,但台积电仍是其研发费用的近5倍。


「300054鼎龙股份」联席CEO辞职:中芯战略方向或有变?空降新高管能否救火引发争议插图(6)


  除资金情况之外,从人才方面来看,据《红周刊》记者查看,2017年至2019年,中芯国际研发人员分别为1941人、2096人和2530人,截至2019年,博士一共有281人,占员工总比例仅为1.77%。而在今年台积电副总裁侯永清的一次访谈中,他就提到目前台积电研发人员约5000-6000人,现在正在盖研发大楼,未来可容纳8000人左右,而且这其中,博士就有2000多人。从这一系列数据就可以看出,中芯国际若想追赶上龙头公司,不仅是资金的问题,人才的吸引也是一大难关。


「300054鼎龙股份」联席CEO辞职:中芯战略方向或有变?空降新高管能否救火引发争议插图(7)


更多股票配资知识关注股票配资平台 http://www.nczxzx.com

标签: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