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策略通」大股东53亿债务逾期收限制消费令 延安必康资金困局难解

「策略通」大股东53亿债务逾期收限制消费令 延安必康资金困局难解

作者:策略通 |  时间:2021-01-26 |  浏览:5 |  0 条评论

「策略通」大股东53亿债务逾期收限制消费令 延安必康资金困局难解

由于股票质押,回购纠纷,胡润百富榜前首富李宗松被采取措施限制消费。

1月21日晚,延安碧康(报价002411,股票咨询)(002411。深圳)宣布,本公司已通过中国高管信息公开网获悉,上海金融法院已就控股股东新沂碧康新医药产业综合体投资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新沂碧康”)及实际控制人李宗松发出《限制消费令》号文件。

根据公告,上海金融法院于2020年7月13日提起诉讼,执行国泰君安证券有限公司关于执行质押式证券回购纠纷的申请。由于新沂碧康和李宗松未能在执行通知书规定的期限内履行生效法律文书确定的支付义务,法院对新沂碧康和李宗松采取了限制消费措施。

据悉,李宗松、新沂碧康已向上海市金融法院申请补正,主张限消费令限制了其通过外部融资积极融资的可能性,故申请解除限消费令,以更好地解决相关案件的执行困境。然而,其纠正消费限制措施的申请仍需获得上海金融法院的批准。

鉴于公司资金和债券到期支付等相关问题,《时代周刊》记者多次试图联系延安碧康书记办公室,但截至发稿时,未收到任何回复。

巨额债务逾期

误导股权质押。

2015年底,延安碧康利用“999岁”曲线登陆A股。然而,好景不长,业绩突变,股东违规占用上市公司资金,财务造假等问题相继暴露。

选择金融的终端数据显示,2016年和2019年-,延安碧康扣除非返校节后的净利润在实现短期增长后开始“下跌”,增长率分别为57.02%、-14.81%、-59.82%和-19.89%。

财报数据显示,2020年前三季度,延安碧康实现营收51.39亿元,同比下降21.5%;扣除非净利润6162.3万元,同比下降81.44%。

与之相对应的是股权质押比例的不断提高。截至2020年底,李宗松直接持有延安碧康9.55%的股份,通过新沂碧康和陕西北都分别间接持有33.24%和0.93%的股份,共控制延安碧康43.72%的股份。然而,李宗松控制的股份几乎全部处于质押和司法冻结状态,质押率高达99.4%。

2019年2月,新沂碧康向兴业证券(报价601377)质押的股票部分股权被强制平仓,此后,李宗松质押的股份相继爆炸。

根据延安碧康2020年10月24日披露的信息,除国泰君安外,李宗松、新沂碧康、陕西北都还与东方证券(报价600958)、华融证券、东吴证券(报价601555)等9家券商发生了质押式证券回购纠纷,涉及逾期债务和违约本金共计53.61亿元。

《时代周刊》记者注意到,2020年11月和12月,上海金融法院两次对新沂碧康所持部分股权启动司法拍卖程序,但均以拍卖告终。上述质押证券回购纠纷执行陷入僵局。

债券转售违约

在上市公司层面,延安碧康的资金链不容乐观。

财务报告数据显示,截至2020年第三季度末,延安碧康的短期计息负债(一年内到期的短期贷款和非流动负债)合计45.43亿元,而公司账户货币资金仅为6.59亿元。

1月5日,延安碧康宣布暂时未能支付2020年12月31日企业债券“18碧康01”本金及相应利息的50%。这是延安碧康第一次出现债券违约。在此之前,联合信用评级将“18碧康01”债券评级从AA下调至BB,评级展望为“负面”。

关于违约原因,延安碧康解释说,考虑到控股子公司江苏九九九科技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九九九”)股权转让给新筑邦(报价300037)的进度,公司无法获得新筑邦应支付的交易价的50%(报价300037)。深交所)等其他融资事项。

“18碧康01”是延安碧康于2018年4月发行的非公开发行的公司债券,发行规模为7亿元。2019年4月和2020年4月,延安碧康如期支付了前两个计息年度的应付利息,共计1.05亿元。

2020年4月,所有债券持有人都选择了回购。但由于当时融资环境的影响,经全体债券持有人同意,“18碧康01”转卖本金的赎回从2020年4月26日推迟至2021年4月26日。根据协议,延安碧康应于2020年12月31日前支付本金及相应利息的50%,共计3.86亿元。

2020年12月17日,延安碧康仍在对深交所关注来信的回复中坚称,2020年底支付“18碧康01”债券的主要资金来自公司自有流动资金和处置武进药业股权的转款。根据相关进展,预计可在12月底前完成,因此预计2020年12月底不会出现转售资金还款风险。

这种说法很快被“打脸”。转卖延期半年后,延安碧康仍未按期付款。

卖“还血”失败

延安碧康曾经把希望寄托在“卖孩子”上,作为支付公司债券“18碧康01”的资金来源。

2020年12月,延安碧康计划以现金对价22.27亿元人民币,将九九九74.24%的股权转让给新竹帮,以“暂停资金短缺,兑付债券”。

九九九是中国最早从事六氟磷酸锂研发和生产的企业之一。其主要产品为六氟磷酸锂,是锂电池电解液的原料。这个资产就是当年延安碧康曲线借的“壳”。通过新能源的热情,延安碧康试图在2020年将这位99岁的老人分割到创业板上市

监管层“是否重复上市”的质疑而作罢。

  出售九九久股权以回笼资金偿债的计划也落了空。

  1月12日,延安必康公告称,终止向新宙邦转让九九久74.24%股权的交易,原因是“至今未能确定具体的推进时间表,致使本次交易的实施存在重大不确定性,各方友好协商,一致同意终止本次交易”。

  “新宙邦是做锂电池的,看中九九久这个标的主要是想解决六氟锂磷酸锂的供应问题。这次交易没成功,关键问题出在了股权质押上,九九久的股权权属不清晰。”1月23日,接近延安必康的知情人士告诉时代周报记者。

  时代周报记者注意到,2020年4月,在对“18必康01”债券回售进行展期时,作为增加增信的措施,延安必康利用所持有的九九久全部股权为该债券提供质押担保。这一操作为日后九九久的股权转让埋下了“雷”。

  除此之外,因多起借款合同纠纷和融资租赁合同纠纷,延安必康所持有的九九久87.24%股权已被司法冻结。

  前述知情人士向时代周报记者透露,延安必康此前将九九久的股权用作债券质押担保,解决质押需要10亿元左右的资金。“双方本打算借用过桥资金等方式来解决,最后因为延安必康的债权人及后续融资等一系列问题,短期内无法解决。”前述知情人士称。

  随着延安必康卖子“回血”失败,即将于3个月后到期的公司债“18必康01”依然面临着无法按期兑付的风险。

更多股票配资知识关注股票配资平台 http://www.nczxzx.com
标签:

相关推荐
更多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